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我們的故事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我們的故事


阿婆的眼淚-良喆

  • 發佈日期:2009-09-03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暮春的南風梢來充滿濕氣的倦與戀,漁村靜靜感受南風吹來時的濕潤,每年,季節總要如此交替;每個人,歲月總要落筆註記。一張皺紋橫豎交錯刻劃鑿痕歲月的臉,驅簍的身軀,攏貼在烏黑而斑駁的牆壁,腫漲的膝骨、雙腿已成0字型,每走一步即痛入心扉,沒有親人在旁,亦無人過問,孤獨一生,怨天怨地?不!這是自己的選擇,勇敢面對一切,但有時也會噓唏不已、潸然淚下「那是一場50年前的邂逅,是邂逅吧?對於這50年來的等待,那只能算邂逅,但卻已刻骨銘心」從阿婆的敘述中我知道她是這麼認為的。

    少女情懷總是詩,期盼有個好歸宿,這是每個少女的心願。正當雙十年華,待嫁女兒心、充滿喜悅的心情期待男方來迎娶。那時的生活困苦,粗食布衣物資缺乏,有錢人家還能預先準備,【望安的立棺便是有錢人家是先購棺置於家中,同時取其諧音而有納福納財之意義】,但一般人家遇到生、死、結婚之類的大事多要赴台採辦相關物品,來回也需半個月,而等待便是家人最難過的煎熬。

    那時的氣候是靠收聽收音機的廣播,及耆老的判斷,(科技不發達,不像現在有衛星監視氣候)。
    那次的出航也像今天一樣,萬里晴空,風平浪靜,一行人便選定良辰吉時出航,戀人的離情依依,送別時的淚眼婆娑,原以為那是良人歸來前的序曲,但黑水溝的險惡卻也不是一般人所能猜測。

    淒冷的風、吹著淒涼的漁港,澎湃的潮水一波一波的打到岸上,消廋的身子站在碼頭上,望穿秋水、總等不到伊人來歸,數十年的等待竟如此過去,在阿婆的眼中,日子過得很慢,那年的場景映在眼簾,【春天】始終沒再來。偶然一次阿婆坐在門前望著遠方嘴角浮現一抹微笑,有點陶醉有點美,我不太想破壞阿婆的心情,卻又想了解後來的發展,雖然我知道結局不好,否則阿婆又怎會獨守門庭。
    她守護的應該不只是間雜貨店、古厝,而是一份不願離棄的…回憶。

    「阿君坐佇舢舨底,阿娘煩惱頭無梳,聽候我君若轉綴,梳頭扑粉掛紅花。…」


    小島上特有的褒歌,哼著每個人的心情,輕快中透露愉快的成分。這天港內進來艘船,原來是西寮春花嬸的兒子從台灣載了批雜貨回來,春花嬸的兒子說道「金得哥(案主的未婚夫)的物品採買差不多了,會慢他2天返航,所以在過2天應該就會回港。」人說『春天後母心』,誰也說不準,世事難料。接下來的2天碰上大潮,長浪,東北風,村裡的老人說這是「風颱」前的情形,只是春天有「風颱」也實在是太奇怪了。之後船沒再進港,在無情的海洋裡,在繪聲繪影的傳聞中,傳來噩耗【男方至台辦嫁妝、確因天候不佳、而沉於黑水溝(台灣海峽)】。

    「那時我們一群人在廟口看戲,大伙兒混在一起,別人就不會看出我們的戀情;喜歡看他釣魚,偷偷在黃昏的村東羊山腳下約會,怕被人發現,我們都偷偷偷摸摸的,很緊張,也很甜蜜,東邊山路、前寮阿金舍屋後的菜宅、廟前大埕椅寮都是我們走過的足跡…。」說完,阿婆潸然淚下。

    經過那年的船難,從此鬱鬱寡歡,堅決不談婚嫁……用著青春的生命,流著打拼的血汗,辛辛苦苦守著一間雜貨小舖,但鄉下地方生意怎會好呢?進貨出貨、晨昏顛倒餬口就算不錯,空餘時間上山種些地瓜、花生,下海撿牡蠣,貼補家用。時間慢慢的流逝,雙親也離去,只剩孤單的自己,歲月不留人,自己也是老老垂矣,全身的病痛,膝下無人,看人一家和樂融融,兒孫滿堂,反觀自己落得孤寂,怨天怨地?只怨人命乖張,自己的選擇,哈!仰天長嘯,望下輩子了。

    在那陽光照耀不到的陰影底下,藏有多少令人哀痛欲恆的傷。
    在那目光無法觸及的內心深處,背負多少讓人難以承受的苦。
    多少痛?多少悲?多少人?一直甩不開命運的束縛─────
    拂塵苦海、無力上岸、苦矣?一念之間、萬物皆美,苦嘆方寸、方寸易紛亂。
    「少年不識愁滋味、愛上層樓、愛上層樓、為賦新詞強說愁。
    如今識盡愁滋味、欲說還休、欲說還休、卻道天涼好個秋。」
    辛棄疾的詞不正是我現在的心情寫照?

    南風吹過的午後,漁村卻充斥著悠閒慵懶的氣息,那氣氛不適合悲傷的延續,不過阿婆的故事還在繼續。這是我服務的一位長者,所經歷的一段故事,說是故事未免不太懂事,這是真人真事,聽後令人感慨萬分,世間竟是如此的捉弄人。

    如果說戀愛是青春的極短篇,那這段青春也未免太漫長了吧。哪天,當您漫步於小島鄉間,有機會經過雜貨店,別忘了給阿婆一點熱情,一點歡笑。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,互相扶持、甜甜蜜蜜的過一生。

  •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